登陆

百亿市值灰飞烟灭!面值退市第五股诞生 董事长刚使出“卖房增持”大招

admin 2019-09-20 179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摘要
【百亿市值灰飞烟灭!面值退市第五股诞生 董事长刚使出“卖房增持”大招】*ST大控将于9月20日起停牌。随后,上交所将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等待*ST大控股东们的将是最后30个交易日的整理期,这或许是最后的出逃机会。(中国证券报)

  9月19日,*ST大控(600747)连续第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这也标志着拥有23年“股龄”的*ST大控即将谢幕A股。逾6万股东被逾127万手卖单直接闷杀。

  *ST大控将于9月20日起停牌。随后,上交所将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等待*ST大控股东们的将是最后30个交易日的整理期,这或许是最后的出逃机会。

  从上一轮大牛市时的2015年高点算起,四年来,主业不振、业绩走差的*ST大控市值从130亿元一路下挫,到如今不足10亿元,令人唏嘘。

  “失控”的*ST大控

  9月19日早间,*ST大控继续跌停开盘,股价报0.64元/股。截至午间收盘,跌停封单逾127万手。

  *ST大控的全称为大连大百亿市值灰飞烟灭!面值退市第五股诞生 董事长刚使出“卖房增持”大招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为大宗商品贸易。其前身为大连显像管厂,始建于1975年。1993年8月,大连显像管厂改制为定向募集公司,并更名为大连大显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9月,公司登陆上交所。2016年6月,公司名称变更为现名称。

  作为老牌的电子器件制造企业,*ST大控曾于上世纪80年代从日本东芝引进黑白显像管和电子枪生产线。公司生产的电子枪和精密轴曾被誉为亚洲“第一枪”和“第一轴”。

  近年来,因行业发展不景气、体制机制僵化百亿市值灰飞烟灭!面值退市第五股诞生 董事长刚使出“卖房增持”大招、企业设备未跟上升级换代等,公司产品结构调整不到位,*ST大控经营每况愈下,主营业务亏损,企业发展陷入困境。

  *ST大控主业也日趋空心化。公司业绩表现堪忧,特别是这些年来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年亏损。

  *ST大控近年来财务情况

  近年来,*ST大控由原有电子加工等业务向大宗商品贸易转型。公司大宗商品贸易虽开展,但主营业务业绩贡献不及预期。所以,不时推出并购方案,选择所谓的“优质项目”以提升公司盈利能力。但其中的一些方案值得玩味。

  以今年4月的一次收购案例为例。*ST大控4月10日晚公告称,公司拟通过两家下属公司以总价7.82亿元的价格收购沈阳高登大酒店100%股权。

  沈阳高登大酒店位于沈阳市最繁华的青年大街。财务数据显示,该酒店2016至2018年度持续亏损。截至2018年底,该酒店净资产为-2.58亿元。在该项收购中,该酒店净资产评估值为7.81亿元,评估增值达10.39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为此,上交所两下问询函,要求*ST大控说明本次收购方案是否合理,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在履职进行相关决策时是否勤勉尽责。此外,上交所还要求*ST大控就标的资产做更详细的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背景是*ST大控将于4月底发布2018年年报。在年报披露的窗口期抛出这一并购案值得关注。

  类似现象同样出现在2018年4月。彼时,*ST大控曾宣布拟5.26亿元收购力昊金属100%股权、2.78亿元收购丰禧供应链100%股权。

  据悉,力昊金属和丰禧供应链主营锌锭、铝锭贸易及供应链服务,通过提供资金给客户并帮客户代采购从而获取信息服务费及融资居间费用。

  但2018年12月,*ST大控公告称,由于公司相关诉讼导致标的资产处于冻结状态,影响正常经营业务开展及供应链行业市场供需不稳定等原因造成业绩递延,决定终止收购力昊金属和丰禧供应链100%股权。

  上交所也注意到这一现象,并在问询函中特别指出,公司本次收购沈阳高登大酒店,与前次收购存在时机相同、支付方式相同、溢价幅度相近等诸多共同特征。上交所要求*ST大控说明本次收购是否为实现其他目的的临时交易安排,其他目的包括但不限于通过委托大股东代付收购款来暂时解决大股东资金占用回题、年报披露前突击收购资产以改善持续经营能力以避免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等。

  *ST大控每一次精准踩点,在年报发布前推出并购方案。特别是此次拟并购与自身主业并相差巨大的酒店,其合理性备受质疑。

  最终,在上交所两度问询后,*ST大控于4月25日晚公告终止收购事项,给出的原因是“收购高登大酒店无法实现收购目标,后期持有标的资产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

  而在公司股票沦为“仙股”的特殊时期,*ST大控又故伎重施,9月5日晚公告称,曾孙公司租电欣意稀土科技拟1.07亿元收购租电智能科技51%股权。

  上交所当晚即闪电下发问询函,发出“灵魂拷问”,用十大问题刨根问底该笔交易背后的疑点。

  直到目前,*ST大控也没能交上答卷,并在表示预计不晚于9月23日披露回复公告。

  内控混乱

  今年7月下旬,上交所对外披露,*ST大控及关联方在信息披露、规范运作方面,有关责任人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多项违规事实。

  第一、关联方违规占款17.46亿元

  *ST大控与天津大通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ST大控全资子公司福美贵金属与天津大通于2016年5月签订《电解铜买卖合同》,合同金额为30亿元,合同期限为1年。截至2016年6月30日,福美贵金属向天津大通预付了总额为17.46亿元的货款。但双方并未切实开展合同项下的真实贸易活动,合同签订至今尚未发生任何实际交易。截至目前,上述17.46亿元的预付账款未实际归还上市公司,已形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2018年4月23日,天津大通向*ST大控归还5亿元预付的贸易货款。天津大通通过第三方将5亿元资金偿付*ST大控后,2018年4月27日资金又返回至资金流出方,预付账款并未实际偿还上市公司,因此*ST大控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天津大通向公司归还的5亿元预付账款存在不真实的情况。

  第二、违规担保逾亿元

  2011年2月22日,*ST大控在未履行审议程序的情况下,为其控股子公司瑞达模塑与博仁投资《借款合同》项下5000万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占公司2010年经审计净资产的6.3%。2014年12月2日,博仁投资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将瑞达模塑、*ST大控、自然人代威列为被告。

  2015年3月24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瑞达模塑向博仁投资偿还借款5000万元,*ST大控需对此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2016年6月23日,*ST大控全资子公司福美贵金属在未履行审议程序的情况下,为杭州智盛向中行庆春支行贷款7000万元提供担保,占公司2015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4%。2017年3月15日,中行庆春支行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杭州智盛偿还借款本金、利息及相关费用合计7100余万元,请求*ST大控及其百亿市值灰飞烟灭!面值退市第五股诞生 董事长刚使出“卖房增持”大招他担保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2018年7月,*ST大控公告披露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令公司对本息合计金额6463.66万元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述对外担保事项均未提交董事会审议,也未予披露。

  该事项是导致公司2017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被出具否定意见的原因之一。

  第三、财务管理制度存在重大缺陷

  2017年年审会计师对*ST大控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公司财务管理制度存在以下两点重大缺陷:一是公司子公司银行账户在开立过程中未履行必要的程序,也未进行定期的银行账户检查;二是母公司未能及时记录子公司开具的商业汇票,未能及时记录投资款项。

  公司会计制度中,与保证经济业务完整、全面记录相关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使得公司财务上面临重大不确定风险,从而可能使得投资者利益受到严重损害。该事项是导致公司2017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被出具否定意见的原因之一。

  对此,上交所对*ST大控、天津大通、实际控制人代威及有关责任人给予相应的纪律处分。

  董事长卖房增持被指“没诚意”

  今年以来,糟糕的基本面使得*ST大控股价就没有超过2元,始终位列“准仙股”和“仙股”区域,退市风险警报随时都有拉响的可能。

  特别是进入6月以来,*ST大控股价多次下探至1元以下,并在1元附近来回震荡。6万多名股东们在煎熬中度过了6月、7月与8月,最终还是没逃过9月“面值退市”的结局。

  8月份,*ST大控股价连续13个交易日低于1元。曙光出现在8月21日,*ST大控当日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报收于1元这一决定命运的价位。公司第一次退市警报暂时解除,给了股东们喘息的机会。

  但股价走势并没有朝好的方向延续。8月22日起,*ST大控股价就再也没站到1元位置,又开启了第二轮“面值退市”危机。

  按照风险警示板日涨跌幅5%计算,9月12日这一天至关重要。这一天是*ST大控连续第16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在接下来的四个交易日中,从理论上讲,如果每日都涨停,*ST大控要重新翻盘站上1元的位置,需要当天的股价收在0.83元及以上。

  奇迹并没降临。9月12日,*ST大控报收0.79元/股,卖一位置的近32万手单子牢牢地将*ST大控封死在跌停板。这也意味着*ST大控提前锁定席位,成为继中弘退、雏鹰退华信退*ST印纪后A股第五只“面值退市股”。

  看不到希望的股民们仓皇出逃。接来下的四个交易日,几乎每日跌停封单数都逾百万手。

  值百亿市值灰飞烟灭!面值退市第五股诞生 董事长刚使出“卖房增持”大招得一提的是,*ST大控在决定命运的9月12日前一晚公告,董事长林大光准备卖掉位于深圳前海的多套房产及采用抵押贷款方式筹集资金增持公司股票,增持金额5000万元至2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此次林大光卖房增持的举动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几无实际价值,被指“没诚意”。

  资深财经评论人皮海洲发文指出,9月12日算起,留给*ST大控的交易时间只有34个交易日。根据规定,投资者当日通过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累计买入的单只风险警示股票数量不得超过50万股。这意味着即便在未来34个交易日每天都全额买入也只能买1700万股,按照退市股一般的走势估算,已很难达到承诺的5000万元最低增持限额。

  更重要的是,林大光卖房增持计划的目的是为了提振公司股价以达到“保壳”的目的,避免“面值退市”。但9月12日股票的走势直接宣告这一目的的落空。

  在皮海洲看来,林大光卖房增持计划做“秀”的味道太浓,为的是引诱投资者积极买进公司股票,挽回股票颓势。但投资者这方面的风险意识明显加强,不再被上市公司的某些表面上的利好所引诱。实际上,林大光完全可以在股价还在1元附近挣扎时就采取增持行动,公司股价也不至于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

  其次,9月12日是决定*ST大控生死的一天,等董事长卖房来增持显然来不及,毕竟卖房不是一两天能敲定的事情,显然是开错了药方。

  此外,增持计划“实施期限为自2019年9月12日起的6个月内”,但对于*ST大控这样急需救命的公司来说一旦锁定了“面值退市股”名额,留给公司的交易时间根本就没有6个月。如此一来,市场最终将第五只“面值退市股”的名额提前送给了*ST大控。

  9月18日晚,*ST大控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富瑞华因未按时偿还8亿元融资款、利息及迟延履行金等资金,其持有的公司4亿股质押球探比分网限售流通股份存在可能被债权人东方证券司法拍卖的情况。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责任编辑:DF064)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